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漫天飞雪一树梅

五尺钓竿垂四海 一叶扁舟荡三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喜欢漫天飞雪。没有喧嚣,只有“大如席”的雪花簌簌飘落的声响,没有繁杂,只有“千树万树”盛开的“梨花”,当然喽,还有那棵飘逸的老梅,悄吐芳菲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“拧劲的树”和“带边的草”  

2010-12-07 13:41:04|  分类: 爱的徜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拧劲的树”和“带边的草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 母亲已经九十岁的高龄,近二年记忆力明显衰退,刚刚说过的话很快就忘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客厅里有一盆树干被编成辫的榕树和几盆金边吊兰。母亲非常喜欢它们。每到客厅必定摸着树干围着转几圈,赞叹这树长得好。然后疑惑的问我:这是什么树?怎么不直溜溜的长呢?树干干吗曲里拐弯的长?我耐心的向她老人家解释:这是榕树。它不是天生就这样的,是在它很小的时候被人们把树干编成这样子的。母亲恍然大悟地点着头,嘴里还在叨咕:也真是的!干吗不让它直溜溜的长?接着指着吊兰说:这花边长得好,要是没有这花边就没有现在这样好看。我附和着母亲,点头称是。可是她老人家很快就把我们的对话忘记了。当她再到客厅的时候,还会不厌其烦的问;我不厌其烦的答;她老人家依然不厌其烦的忘。呵呵,这样的对话一天不知道要重复多少遍。

         有一次,她老人家又旧话重提。我笑着、狡黠的眨着眼,望着她的脸回答:这是“拧劲的树”。没有想到母亲的思维竞会如此敏捷!只见老人家不动声色,指着吊兰说:那这一定是“带边的草”喽!哈哈!我们母子俩一齐开怀大笑!

         从此以后,这两种植物被我们母子俩“正式”命名为“拧劲的树”和“带边的草”。而母亲再也没有忘记它们的名字,而是常在“拧劲树”下数落我: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。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喜欢胡编乱造!还记不记得?初中的时候写作文就瞎掰“......风和日丽......姑娘们在海边洗衣嬉戏......”。我嘿嘿地笑,很快想起那是我中学作文的一大“败笔”。气得语文老师用红笔在句子下面画上横杠,批道:你见过海吗?海水是咸的还是淡的?没有生活不要胡编乱造!结果“用海水洗衣”成了当时班级里的一大笑话。呵呵......难怪老师生气。只在画报上和高尔基的《海燕》里见过海的我,硬要写海,不出笑话才怪?将近五十年的时光流逝,亏得母亲还清楚地记得这件事。如果不是母亲提起,我自己几乎就要忘怀喽。

         每当邻居和弟弟妹妹们来串门,母亲都会认真的向他们介绍这两种植物的名字,我会作为翻译向他们说明原委,每当这时,我们家里就会响起快乐愉悦的笑声,母亲和大家一起笑得那么开心!

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101011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3)| 评论(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