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漫天飞雪一树梅

五尺钓竿垂四海 一叶扁舟荡三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喜欢漫天飞雪。没有喧嚣,只有“大如席”的雪花簌簌飘落的声响,没有繁杂,只有“千树万树”盛开的“梨花”,当然喽,还有那棵飘逸的老梅,悄吐芳菲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]童年(三)  

2011-05-21 11:44:59|  分类: 夕阳回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2011年05月16日 - 漫天飞雪一树梅 - 漫天飞雪一树梅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[ 原创]  童年(三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漫天飞雪一树梅

 

 刚到姥姥家的时候,我不到四岁,对那里的一切都感到新鲜好奇,再加上淘气,闹了不少笑话,也经常箬姥姥生气。

 刚去的时候正好菜园子里的菜长得绿油油的,从来没见过菜怎么长的我,钻到菜园子里不肯出来,看见什么都喜欢。柿子溜圆溜圆的还没有红,摘一个咬一口,又酸又涩真不好吃;绿色的、紫色的茄子蛋藏在茄子秧下,扭下来一个又嫩又甜,味道不错;豆角有又细又长的,还有又宽又短的;一条条黄瓜,个个都戴一朵小黄花,大头朝下挂在架子上......还有很多我没见过的.....我瞪圆了好奇的小眼睛,摸摸这个看看那个,最后在一条又大又粗的黄瓜前停住了脚。用手摸光溜溜的,不象别的黄瓜有刺儿,也没有戴花。我正翻来覆去地“研究”呢,成子哥对我说:别碰那个黄瓜,奶奶不让。成子是舅舅的儿子,比我大几个月。“为什么呀?”我问,“不知道”成子回答

2011年05月16日 - 漫天飞雪一树梅 - 漫天飞雪一树梅

   不知道为什么,从此这条黄瓜就“长”在了我心里,几乎天天都去“拜访”。摸着光溜溜的瓜皮,眼看它从浅绿浅黄变成金黄色,心想:这黄瓜一定好吃!姥姥也发现我天天去摸那条黄瓜,就说:别动!这是姥姥特意留的!“还是特意留的?!”这更使我好奇,终于有一天,我和前院比我还小的小梅把这条大黄瓜拽了下来。可是没有想到,这瓜那么硬,我们俩怎么也掰不开,用嘴咬也咬不动,又着急又怕姥姥看见,弄得满头是汗。正当我拿块石头要去砸的时候,姥姥来了。“哎呀,我的小祖宗!到底把我的老瓜种给拽下来啦!”我一看姥姥真地生气了,撒开小腿就往家跑,进屋扑进姥爷怀里就哭。“看看!你的宝贝外孙子干的好事!还有脸哭呢!”姥姥气哼哼地举着黄瓜给姥爷看。“哈哈,你怎么把它给弄下来了?!满园子的黄瓜哪个都比它好吃!”姥爷说着掰开黄瓜,递给我一块,“你尝尝”,我接过来咬了一口,真是不好吃也不脆,皮很硬,不过黄瓜籽又白又大。“白瞎啦!”姥爷对我说,“籽儿还没成 ,这瓜只能熬汤喝啦!”

   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那时候越是大人不让干的事,越是想去试试。当时也没觉得这事有多么可笑。当我回到城里上学的时候,看见姥姥跟妈妈说起那段往事笑得直不起腰,我才意识到我曾经做了一件多么可笑的事。哈哈,现在想起来还禁不住莞尔一笑。

 

日志分割线 - 漫天飞雪一树梅 - 漫天飞雪一树梅

 

 虽然姥姥经常说我,但是她还是非常疼我的。几乎天天都要做一个鸡蛋给我吃,有时候是蒸一碗鸡蛋糕,有时候是煮的或者是放在灶坑的热灰里煨熟的。我也经常像姥姥那样,只要鸡“咯咯答”一叫唤,就赶紧跑到鸡窝旁边去摸鸡蛋。有一天我去摸鸡蛋,看见有一只鸡趴在窝里不出来,我去轰它,它不但不出来,反而支楞起翅膀,伸长了脖子,脖子上的毛也竖起来了,嘴里还发出低沉的“咕咕”的声音。我伸手一摸,不是一个鸡蛋,而是一堆鸡蛋。我赶紧跑进屋“姥姥!姥姥!鸡下了一大堆鸡蛋!你快去看!”姥姥哈哈大笑起来“傻小子!那是鸡在抱窝呢!”“抱窝?抱窝干啥?”我不解地问。“抱窝就是孵小鸡崽儿,过几天那些鸡蛋就都变成小鸡崽儿了。”“真的?!”我高兴坏了,不管看见谁都告诉人家:我们家的鸡抱小鸡崽儿了!

2011年05月16日 - 漫天飞雪一树梅 - 漫天飞雪一树梅

从此,我天天跑到鸡窝那里去看。有时候还把手伸进去摸一摸。不知道摸了多少次,也没摸到小鸡崽儿。“小鸡崽儿啥时候出来呀?”我着急地问姥姥。姥姥总是说:别着急,过几天就出来了。“小鸡崽怎么从鸡蛋里跑出来呀?”我好奇地问。“鸡蛋黄、鸡蛋清变成小鸡崽儿,它自己把蛋壳叨破就跑出来了”,姥姥告诉我。终于有一天我在老母鸡的身子底下,摸到了毛绒绒的东西,拿出来一看:鸡蛋壳破了,一个毛绒绒的小脑袋伸在外边。我双手捧着,急急忙忙往屋里跑,一边跑一边喊:姥姥!姥姥!小鸡崽儿出来啦!姥姥看了看我手里的小鸡崽儿对我说:赶紧送回去!血还没吸完呢,等它吸完了血,自己就跑出来了。我又赶紧把它送到老母鸡的翅膀底下

我家的院子里热闹起来了:老母鸡“咕咕”地唤着;小鸡崽儿“唧唧”地叫着;一会儿老母鸡领着一群小鸡满院子乱晃;一会儿老母鸡趴在地上晒太阳,小鸡崽钻到翅膀底下,翅膀周围伸出一个个小脑袋;我围前围后地忙活着,怕鸡饿了撒把米、怕鸡渴了端盆水。水盆太高,小鸡喝不着水,我抓起小鸡,把它的嘴按到水里,可是它的头扭来扭去的,俩腿乱蹬,怎么也不肯喝。姥姥看见了说我:你干吗呢?!把小鸡崽儿淹死啦!我寻思了半天,跑进屋把碟子拿出来,装上水放到地上,这回小鸡崽儿能喝到水啦!我高兴地蹲在那里看它们喝水。“这孩子,着迷了”姥姥这样说我。

小鸡崽儿一天天长大,老母鸡领着它们到处去找野食儿吃。听说鸡最喜欢吃虫子,我和成子、小梅到菜园子里和草丛里捉小虫喂它们。我经常偷偷地抓几把米,装在衣服口袋里,跑到外边喂鸡。它们和我可好啦!常常是我在前边走,后边跟着老母鸡,老母鸡后边跟着一群小鸡崽儿。哈哈!真有意思!

日志分割线 - 漫天飞雪一树梅 - 漫天飞雪一树梅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101055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6)| 评论(10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